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妹妹的裙子
妹妹的裙子

妹妹的裙子

我20岁了,和我的妹妹小兰住在一起。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 (怀疑是 走私),只知道给我们寄很多的钱,什么也不管我们。我和我的妹妹相依 为命。 钱使鬼推磨,好歹小兰上了一个好中学,我也上了一所好大学。


妹妹16岁的生日的前一天,我冥思苦想:父母肯定不记得我们的生 日,只 有我给她过生日了,那我应该送她一件什么礼物才好呢?作为哥哥,应该给步入 花季的妹妹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。于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小兰的形象。妹妹小 兰有着天使一样的脸庞,魔女一样的身材,可是由于父母常年离家在外做生意, 疏于照顾,加上我对衣着一窍煌?妹妹自己又粗心大意,像个男孩子一样,不是 那种恋物的人,所以漂亮的妹妹竟然没有一件配的上她的衣服,每天穿着运动服 跑来跑去。我想:小兰是个女孩子,应该喜欢打扮自己的,只不过是没人教她罢 了,要不然我送她一件衣服吧。


于是,我翻开了服装杂志——所有的模特里,那个穿着红色超短裙的小妞最 吸引我,于是我打电话,叫了那件红色超短裙套装。 小兰生日那天晚上,我和她对坐在插满燃烧的生日蜡烛的白色蛋糕前面。火 红的烛光映得妹妹的脸蛋红红润润的。时机已到,我拿出了我的礼盒。小兰" 哇 " 的一声叫了出来,飞快的接过了礼盒,拆开了包装。 " 哇!——!" 又是一声长叫," 是裙子!" " 是呀!" 看到妹妹这么高兴, 我也很高兴。" 喜不喜欢?" " 喜欢呀!" 小兰说着,拿起了红色的超短裙在身 上比量着,身体扭来扭去。 " 喜欢就穿上试试呀,让我也看一看。" 我看着天真可爱的妹妹,心里感到 满足,她喜欢我的礼物。 小兰" 蹬蹬蹬" 跑上楼去,我在楼下大喊:" 顺便打扮漂亮一点,别让我失 望!" " 知道啦!" 是小兰清脆的声音。 我在楼下独自喝着香槟,等了很久,楼梯上终于出现了小兰的身影。由于灯 全关了,等到小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才看清楚她。 这一看不要紧,我差一点昏过去——妹妹太好看了。一张俊俏无比的娃娃脸, 一对可爱的小巧辫子,红色的短袖上衣罩着一双微微前挺的乳房。再往下看去, 就是最诱人的地方——红色的超短裙下,一双夹的紧紧的,洁白的丽腿正在为了 身体的自然摆动而蹭来蹭去。它的两脚穿着白色袜子和红色的小鞋,给自己又增 添了不少的" 韵味".我的目瞪口呆竟然令小兰很高兴," 哥哥我好看么?" 妹妹 说着,下意识的抓住短裙子的两侧,向两边拉了一拉,于是裙子就又高了一点点, 小兰的整对少女的大腿都呈现在了我的眼前(这是小兰十岁以后第一次穿裙子, 也使我第一次看到它的大腿),我相信,只要再向上一点,我就能看到她的内裤 了。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涌上我的心头。


我不禁一惊:" 不能,不能这样想,她 是我的妹妹。她天真无邪,对我毫不避嫌,只当我是哥哥,我不能……" 小兰见我的眼睛停留在它的裙子上,以为裙子出了什么问题:" 哥哥,裙子 不好么?" 我收了收神:" 好好好,太好了,我都看傻了,你是最漂亮的女孩子 啦!你别动,让我再好好的看一看你。" 我说着,走到了妹妹的身后。其实我是 在躲着她,因为我的小老二已经支帐篷了。


" 千万别动!" 我命令一样说着,小 兰正高兴着,没想太多,于是就微笑着,一动不动。 我假装打量着它的衣服,眼睛却不断的描向小兰的大腿肚子。超短裙子遮住 了她的鼓鼓的小屁股。我忍不住想道:" 现在她一动不动,如果我突然掀起她的 裙子,一定可以看到它的内裤。如果速度再快一点,甚至能在它反应之前脱掉她 的内裤。那样,我就有机会从后面插进去……" 我想着想着,有点忍不住了。 " 哥哥,怎么样?" 小兰突然问着,语气还是那样的天真。 我猛醒过来,她是我的妹妹!我又想:" 既然是妹妹,就不要想太多了,找 机会摸她几下不重要的地方,过过干瘾算了。" 想到这里,我说:" 好妹妹,你 穿她很合适的。你把双手举起来,让我仔细看看。" 小兰顺从的举高了双手,于是我就假装在她身后比量衣服,把双手放在了她的两肋。透过上衣,我感觉到了 妹妹的胸罩,这使我更加兴奋。我的双手顺着她的身体向下滑,很快到了她的腰 间。我想感觉一下她的内裤的松紧带,于是双手就加了点力,果然,我感觉到了, 就在裙腰的下面一点点,那就是它的内裤的松紧带了。此时我的小老二已经完全 向上了,我真想就这样用力连裙子带内裤都给她脱掉,好好享受一下妹妹的少女 肉体。 刚想到这里,小兰突然笑着转过身来,意外的扑入了我的怀里,亲了我的脸 蛋一下:" 哥哥,你真好,谢谢你的礼物,我喜欢它,我以后会常常穿着它的。 " 我很不自然的说:" 很好,不错……" 而我的小老二已经被小兰的小肚子 挤压的紧贴在了我的腰带上。 幸好妹妹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,没有注意到我身体的变化,她很快就从我 的怀里转过身去,拽着我的手走向蛋糕。


我感觉到,小兰的手是那样的柔软和细 腻,这和我以前对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。我意识到,她长大了,和我在一起是 危险的,我决不能害我的妹妹。 为了防止露馅,我迅速的坐在了桌子后面,我惊人的发现,我的小老二已经 顶到桌子沿了。为了转移视线,我忙说:" 小兰,许个愿吧。" 小兰点了点头, 欠了欠身子,挺直了腰,闭上了双眼,两手放在胸前,开始许愿。我看着她起伏 的乳房,暗想:" 她这个姿势,两腿一定夹的紧紧的。从正面看不到它的内裤, 但是能看全她的大腿。她闭着眼睛,不如叶餮杆僖坏?看一下也无妨。"


我突然伏下身去,从桌子底下看过去,只半秒钟,就抬起头来。由于烛光照射不 到桌子底下,我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小兰的双腿正并在一起偏向一边,和我想得 不太一样。我只看到了她大腿的一侧,还有根部的半个臀部。 小兰睁开了眼睛:" 哥哥,开始吹蜡烛吧!" 我点了点头,和小兰一起吹灭 了蜡烛,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。黑暗让我产生了无数的联想,我努力克制着自己, 直到妹妹把灯打开,喊我道:" 哥哥,和我一起切蛋糕呀!" 我答应了一声,走 到蛋糕前,小兰右手握着刀,冲我点了点头,我把右手伸了过去,握在她的右手 上,一起拿着刀。我的左手很自然的扶在了她的腰间,轻轻的把她抱住。而我的 老二已经快要挑起她的超级短裙子顶在她的小屁股上了。我假装切蛋糕,和小兰 脸贴着脸,眼睛却向下描着她的粉颈,希望透过她的领口能够看到她的内衣。可 是还差一点点,她的外衣盖得太死了。于是我扶着小兰,假装用力切蛋糕,把她 的身体向前推了推,压低了一点。领口的前端终于离开了胸部一点距离,铱梢钥 唇チ? 风光无限呀,好可爱的一对乳房顶着一个白色的乳罩,不大不小,加上纯情 少女肉体的衬托,和童贞的气息,我的忍耐又一次达到了极限。 " 哥哥,你的手怎么发抖了?蛋糕都切歪了。" 妹妹在这时抱怨着说。我回 过神来,忙胡说一气:" 我……我太高兴了,你到了花季了,成为大姑娘了,再 也不是小丫头了……" 小兰仰起头,看到我通红的双颊,以为我真的是很激动。 她望着我的双眼,深情的说:" 哥哥,谢谢你,我好高兴。你对我真好,我 一定会报答你的,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妹妹。" 我受不了她的眼神和她那吐气如兰 的的小嘴,只好偏过头去,说了一句:" 吃蛋糕吧。" 由于我脑子里总是胡思乱 想,加上小兰天真纯洁的笑容令我欲罢不能,我只吃了两小块蛋糕,吃完之后, 妹妹主动要求收拾桌子。我连忙答应了,自己快速的跑到楼上的卧室里去——我 要打手枪,我受不了了,再这样下去,恐怕妹妹今晚就要毁在我手上。 我用最快的速度打完了手枪(其实照我当时的情况也慢不了,才几下就射 四处飞溅),我的性幻想对象竟然是我的妹妹,虽然是意料之中,可是我仍然有 一种犯罪感。我清理完犯罪现场,又跑下楼去。


小兰已经打开了电视,坐在了沙发上,见我下来,大声喊道:" 哥哥,你干 什么去啦。快下来,这是我今天买的迪斯尼卡通片,你看好不好。" 我答应着, 坐在了她身边,并且保持了一段距离。为了不胡思乱想,我专心致志的看着卡通 片。加上我刚打完手枪,总算没有什么异常的想法(也许是正常的)。过了两小 时,卡通片放完了,我们只好看没意思姆试砭?又过了一会,我有点困了,我说 了一句:" 我困了……" 还没说完,我就发现,小兰已经睡着了。她的头歪靠在 沙发靠背上,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。往常出现这种事情,都是我轻轻的抱她上楼。 但是往常我都把她当成小女孩,而且她穿的是长裤子,而今天她的一身性感 少女装已经燎得我欲火焚身,已经有了胡思乱想的先例和举动,再让我抱她,恐 怕我又要受不了了。 想到这里,我推了推她:" 小兰,该睡觉了,上楼吧。我累了,抱不动你了。 " 谁知道她竟然皱了皱眉头,没睁开眼睛,哼哼着说:" 不嘛,抱我……"

我狠了狠心,不能让她看出什么来,应该像往常一样抱她上去。于是我就向她身 边靠了一靠,把她的右臂搭在了我的肩上,左手搂住了她的后背。接下来的动作 很难不胡思乱想就完成。我必须把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一双大腿下才能抱她起来。 我看着她露在超短裙外的大腿,光滑又富有肉感和弹性,加上她睡美人一样的姿 势,别说去碰,就是看一眼已经令我又一次支起帐篷了。我想起来了,距离打手 枪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了,我又能兴奋了。 无论如何,我要把她抱上去,这是无法逃避的。我定了定神,迅速的把手伸 到了她的大腿下,搂住了她的性感大腿。" 我的天" ,我心里暗叫,手上却极度 的想抚摸,而不是抱起来。小兰睡的很死,我在想什么她根本看不出来,只是甜 甜的睡着。


于是我产生了可怕的想法:看看她的内裤吧。刚想完,我就摇了摇头, 不行,不能再深了,我要抑制自己。想到饫?我一使力,把她抱了起来。 谁知这下可不得了了,由于我抱的位置令她的臀部自然的下沉,她大腿上的 超短裙竟然滑到了大腿根部,隐约露出了她的一点点内裤——是白色的。我的老 二" 呼——" 的一下立了起来,几乎要顶到小兰的后背了。我大惊失色,连忙跑 上楼去,冲到了她的卧室里。 我努力平静着我肮脏的心灵,把她平放在她的单人床上。一幅美丽的图画呈 现在我眼前——桔黄色的床单上,一个红色超短裙套装的美丽少女,两只小辫子, 微微弯曲的双腿,红靴白袜,最最诱人的还是那勉强遮住内裤的短裙子,裙角上 卷,给人以无限的遐想。 这个睡美人要不是我的妹妹,她肯定逃不过今晚了,但是她正好就是我的妹 妹。我决不能做出乱伦之事来。但是内心的欲望又无法平息。我想:我摸她大腿 一下她应该不会发觉,就摸一下下。 我伸出手去,摸在了她的膝盖上,见她没有反应,又把手渐渐的向上滑去。 我的手开始颤抖……我努力平静着我肮脏的心灵,把她平放在她的单人床上。


一幅 美丽的图画呈现在我眼前——桔黄色的床单上,一个红色超短裙套装的美丽少女, 两只小辫子,微微弯曲的双腿,红靴白袜,最最诱人的还是那勉强遮住内裤的短 裙子,裙角上卷,给人以无限的遐想。 这个睡美人要不是我的妹妹,她肯定逃不过今晚了,但是她正好就是我的妹 妹。我决不能做出乱伦之事来。但是内心的欲望又无法平息。我想:我摸她大腿 一下她应该不会发觉,就摸一下下。 我伸出手去,摸在了她的膝盖上,见她没有反应,又把手渐渐的向上滑去。 我的手开始颤抖…… 正当我无法忍受下体压抑的欲望的时候,妹妹轻轻的哼了一声。开始侧翻身, 我连忙收回了手,这才没让她把我的手压在身下。我猛摇了摇头,跑出小兰的房 间,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。 我关上了房门,再也无法忍耐激情了。我开始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打手枪,十 分钟内一连打了三次,满脑子都是妹妹的性感的少女之腿和她那在超短裙下隐隐 露出的内裤。地板上到处都是我的精液,一条一条的。我知道,每一个痕迹都代 表着我的一个抽搐,而每一阵抽搐都代表着我的一次发泄。直到我再也不能硬起 来的时候,我才感觉到疲倦和困乏,沉沉睡去。 半夜里又醒了两次,打了两次手枪。


  【完】